加强文明行为法治建设 提升城市综合治理水平

来源:发布时间:2020-12-31

供稿:王刚  

文明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是城市治理能力的重要表现,也是塑就城市形象的“金名片”。不断推进城市精神文明建设工作,把文明行为促进工作纳入法治轨道,对于提高市民素质,加强城市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部分发达地区在文明城市创建方面已经取得了骄人成绩,大连市自2005年开始已经连续五届荣获“全国文明城市”称号;淄博市自2011年开始已经连续三届获得全国文明城市称号,威海市精神文明建设着眼于“由城的文明向人的文明聚焦,由城市向农村延伸”,2017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实现“全域一片红”的文明城市。这些地区先后于2020年、2019年正式实施《文明行为促进条例》,在文明城市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立法等方面显现出显著成效,在建设志愿服务体系、打造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以及信用体系建设方面有着较先进、成熟的经验。

一、领导重视,齐抓共管

    一是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文明城市创建工作。大连市、威海市市委书记担任文明城市创建总指挥和文明委主任,市长任第一副主任,实行一把手主抓、一条线贯彻、一体化推进、一竿子到底工作机制,谋划部署必有精神文明建设、调研督查必看文明创建现场、精神文明建设报件必做批示;大事要事及时会商,难点焦点领导包联。

二是形成城市管理服务部门联动机制。赋予文明办对成员单位的约束、惩戒、问责权力,实现文明办的统筹协调机能,明确城市管理部门在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中的职能职责,保证重要部门资源投入,实现部门联动、资源整合、工作融合,形成全市精神文明建设一盘棋的局面。

三是系统化解决城市治理的顽疾难题。充分利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契机,着力改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提升社会管理能力,解决一些长期困扰城市建设和管理的难点问题。大连市将文明城市创建与城市精细化管理统筹推进,将文明城市创建中的突出问题纳入法规。威海市以“精致城市、幸福威海”为建设目标,在加强城市精细管理上下功夫;运用大数据综合采集应用平台,全面建成智能交通管控平台和交通信息服务平台,实现精准预警、精准指挥、精确防范,整体交通运行状态由中度拥堵变为基本畅通。

二、志愿服务,社会共治

调研地区能够连续多年获得“全国文明城市”称号,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志愿者力量的参与,志愿者的参与带动了身边群众力量,使工作深入到普通居民中,分担政府压力,提高工作效率。

一是志愿者规模庞大。大连市注册志愿者127万,占常住人口的18%,全市600多个社区均建成志愿服务工作站,志愿服务队伍共2000多支,注册志愿者年人均参加志愿服务活动时间超过26小时。威海市共有志愿队伍4500支,志愿者44万人,占常住人口16%,常年活跃在大街小巷和城乡社区,常态化开展公共环境维护、文明交通劝导、文明旅游引导等志愿服务活动,“红马甲、威海蓝”成为时尚和潮流。

二是志愿者服务分类。以社区、文明实践中心、村(居)委会为载体群众可随时选择志愿服务组织和社区志愿服务工作站加入,就近开展志愿服务。群众可以依据自己特长和能力选择适合自己的志愿者队伍。大连市西岗区文明实践中心有8类志愿者队伍,涉及理论宣传、教育培训、文化文艺、科技科普、健身体育、平安普法、卫生环保、扶贫帮困等。淄博市齐悦国际社区有9类志愿者队伍,包含不同年龄段,不同职业,疫情期间发挥医务志愿者特长,在社区设立就诊点,为社区居民提供基础医疗服务;发挥社区居民志愿者作用,对上访者谈心谈话、帮难解困,把上访者变成了志愿者,构建和谐社区。对志愿者服务进行分类,发挥了群众特长,激发了参与热情,补齐了社区服务短板,提升了居民幸福感。

三是嘉许志愿者服务。调研地区均把鼓励和支持各类志愿服务组织写入文明促进条例,并规定回馈制度。《大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公务员考录、事业单位招聘可以将志愿服务情况纳入考察内容。《威海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建立完善志愿服务嘉许回馈等制度,志愿者有困难时可以申请优先获得志愿服务。《淄博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建立志愿服务记录、评价和嘉许回馈制度,保障志愿者的合法权益,志愿者有困难时可以申请优先获得志愿服务。为了细化志愿者服务工作有的地区还制定了专门性法规,如《大连市志愿服务条例》《淄博市志愿服务条例》。

三、信用激励,社会共建

信用建设是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重要一环,调研城市的信用体系建设已经走在了前面,利用城市大数据平台、不文明行为曝光平台、执法信息平台等,建立统一的社会信用平台,发挥信用机制的奖惩作用,营造出珍惜信用的社会氛围。

威海市作为全国首批12个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探索出了一系列经验做法,全力打造“信用威海”城市品牌。在实际工作中,威海市信用积分制度已经关联到每一个公民、企业,公民酒驾肇事、提供虚假证明、骗取社会福利、考试作弊以及企业的偷税漏税、制假售假、环保处罚、拖欠工资等不良信息都将纳入公共信用信息平台的个人或企业信用档案,这将直接影响到个人和企业的出行、就业、申请政府补助、参加招投标、申请贷款等事项。威海市制定《威海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公共信用信息管理部门加强文明行为信息录入公共信用信息管理系统。以立法形式将信用引导文明行为形成一项长效机制。

《大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市人民政府应当建立文明行为信用激励机制,用人单位在招聘时,可以将文明行为信用积分情况纳入考察内容。在实际操作中,大连市已经将车辆违章等行为纳入社会信用体系,由大连市大数据中心共享。以立法引领和保障社会信用管理逐步走上法制化轨道。

四、文明成果,社会共享

无论是大连市、威海市还是淄博市,他们都建立了具有各自特色的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这是一个集理论宣传、健康健身和志愿者管理等各项服务为一体的综合平台。有效打通宣传群众、教育群众、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是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基层落地生根的重要阵地。威海市建成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2502个,覆盖率达到98.3%,普遍建设了镇级政务服务中心和农村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居民无论身处何处,15分钟就能享受到高效便捷的公共服务。淄博市兴乔社区同样打造15分钟便民服务,同时,社区、爱心企业共同出资建立爱心食堂,为小区老年人提供美味实惠的餐食,实现尊老爱老。淄博市齐悦国际社区把疾病预防、典型案例等拍成生动的视频,投放在文明实践中心宣传屏和微信公众号进行宣传。威海市借助群众艺术馆,免费向社会提供剧场、影院、报告厅、展览馆及其配备的基础设施,并定期开展高质量文化活动,组建各种文艺兴趣团体,每年接纳来馆活动群众22万人次以上。

五、宣传深入,社会共商

社会文明,始于行为。为了让文明立“法”化于心践于行,大连、威海、淄博等地采用多形式宣传推广《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综合运用新型、传统媒体,分阶段、分主题进行宣传,持续性主动吸引居民参与,奠定群众基础。

一是群众广泛参与。威海市开展禁止市区燃放烟花爆竹行动,除夕期间众多社区志愿者、机关干部走上小巷、街头劝导市民禁放,威海已经实现无烟花爆竹污染。大连市开展 “十大不文明行为”征集和“十佳文明金点子”评选活动,吸引30多万市民参与;淄博在全市开展群众最反感的“身边不文明行为”征集活动,征集群众意见6万余条;威海市以是否该禁止在路边烧纸祭祀这一难题为例,在全市开展大讨论,发放100万份问卷,并有效回收问卷。调研地区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以民意调查为基础,为立法提供科学数据。

二是宣传持续深入。大连市充分利用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起草、审议、准备实施三阶段进行宣传。在起草阶段,开展专题论证调研,组织问卷调查;在审议阶段,利用国际徒步大会进行定点宣传;在《条例》正式实施前阶段,组织为期8天的主题宣传,内容包含高空抛物、交通治理、社区卫生等,每天一个主题,每天一个解读,形成人人懂《条例》,人人守《条例》的社会氛围。淄博市实现媒体宣传、社会宣传全覆盖,媒体宣传综合利用电视广播“不文明行为曝光台”、新闻节目《生活法眼》等媒体显著版面、黄金时间开展专题报道,推送宣传内容至抖音、快手、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网络平台,形成宣传的聚集效应;社会宣传组织开展《条例》进机关、进乡村、进社区、进学校、进企业;组织开展新时代文明实践活动及志愿服务活动,促进市民知晓、理解、践行《条例》,实现家喻户晓、入脑入心。

加强文明行为法制建设和提升城市文明水平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应有之义。对标先进,后发地区可以以《文明行为促进条例》为抓手,以文明城市创建为契机,着眼未来,通过志愿服务体系、信用体系、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等方面建设在城市管理中起到提纲挈领的作用,打造出因地制宜解决“急难愁盼”城市问题的管理模式,是现代化管理过程中可取的措施。